0755-23698839

法国大选:选民首次看经济选国家“舵手”

热门话题 2012-05-07 2963次 http://www.chuangluo.net/news_410.html
公司新闻行业新闻热门话题

法国大部分地区6日天空阴沉,大雨瓢泼。法国人走出家门,走向投票站,想选出一名能在财政紧缩和经济低迷中为他们遮风挡雨的领导人。

“这一天的法国是个悲观的地方,‘皮尤世界民情项目’民意调查显示,四分之三法国选民对国家如今的方向不满,同时对这次总统选举不抱希望,”法新社说,“人们只不过想选择一位相比而言不太差劲的候选人。”据新华社电

候选人 现身投票引人关注

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6日在法国全境同步开始,多数投票站开放时间为巴黎时间8时至18时(北京时间14时至24时),巴黎等大选区投票站延时至当天20时(北京时间7日2时)。

当天最引人关注的是两位总统候选人投票的情况。奥朗德是法国西南部科雷兹省议会主席,该省省会蒂勒是他的大本营。跟第一轮投票一样,他在女友瓦莱丽陪同下,来到蒂勒一家投票站投票。进入投票站之前,他与等候在门口的支持者或握手,或合影,或签名。奥朗德面露微笑,表情轻松。现场气氛平静、有序。

奥朗德投票持续了数十秒,他非常配合地在镜头和闪光灯前摆出姿势,满足所有现场记者的拍摄要求之后,完成投票。

而萨科齐在夫人布吕尼陪同下来到巴黎16区一家投票站投票。当萨科齐出现时,支持者争相上前与他握手、合影,部分支持者高喊“尼古拉是总统”的口号。投票结束后,萨科齐夫妇再次在投票站出口处向记者和支持者挥手致意。

选民 “不选最差的那一个”

与第一轮投票不同,第二轮投票只有两名候选人供选择,一些选民因而显现一丝无奈。

“我选相对不笨一些的那个,”现年33岁的公务员奥雷利·布里昂代说,“我对这次投票不抱希望,因为不会有什么改变。”

布里昂代不愿公开自己将把选票投给谁,而在巴黎东城居民中占多数的工人阶级更愿意选择奥朗德,指望奥朗德上台后能够让中低收入者的生活有所改观,就业和薪水得以获得保障。

法国现阶段失业率为10%,且保持上升趋势,经济增长率则趋于下滑。

在不愁吃穿的群体中,一些人希望选举推动社会改变。“我希望更多公正和公平,社会不公正太严重。我们需要转变,”女演员韦罗妮克·希卢说,她会选择奥朗德。

选民伊万·勒米埃告诉法新社记者,这次选举没有什么新意,他已经投完票,所依据的原则是“不选最差的那一个”。

弃权者 “萨科齐和奥朗德都没有打动我”

“萨科齐和奥朗德都没有打动我,我投了弃权票。”一位名叫菲利普的选民在巴黎北郊的一个投票站投票后说。

“我们很难作出选择,”一名叫西莲的法国姑娘说,“奥朗德似乎对年轻人更有吸引力,但年龄大一点的、社会层次更高的人会支持萨科齐。”选民弗兰克投了萨科齐的票。他说,“萨科齐是领导法国走出危机的最合适人选,他有经验,我们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。”而在巴黎17区一家投票站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选民说:“奥朗德是最后的获胜者。萨科齐在过去5年内说得多、做得少,让法国选民很失望。危机让法国人求新求变。”

《巴黎人报》说,虽然很难做出选择,但“生活更好”、“新总统新气象”、“法国更强大”是选民们的共同愿望。

媒体 “无论如何,政治图景都将经历危险转型”

法国媒体报道,这一次选举,选民群体特征是,意志较为坚定;换句话说,阵营较为鲜明。这也许与两名候选人前几天的选战策略相关。两人先前都改变策略,不再争取新支持者,而极力保持现有支持者群体不受对手拉拢。

当天,法国媒体以评论表述各自观点。左翼报纸《解放报》的大字标题写道:“在星期天(6日),一切皆有可能”。

“无论结果如何,政治图景都将经历深刻持久的危险转型”,《解放报》说。

亲萨科齐的《费加罗报》则在头版发表社论强调,法国公民将作出“历史性选择”。

[观察]

危机时刻,选民首次看经济选“舵手”

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法国选民首次通过经济视角选择国家“舵手”。

在2002年和2007年举行的前两次法国总统选举中,“安全”是焦点议题,而今年选举的关键词无疑是“危机”。

2008年以来,国际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接踵而至,法国经济深陷泥沼,增长放缓,赤字和债务飙升,竞争力萎缩,失业率高企,居民购买力下降。危机带来极大的社会动荡,使法国选民对未来充满不安,从而产生“求新、求变、求稳”的心理。

面对百姓诉求,奥朗德祭出“变革”大旗,充分利用民众对现状的不满,塑造温和亲民形象,表明自己将做一位“倡导正义、尊重和独立的总统”。由于迎合选民期待,他在竞选中早早就确立了优势。

相反,萨科齐却没能正确回应选民期待,采取恰当的竞选技巧,而是保持一贯“舍我其谁”的高姿态,其个人形象、执政业绩和严峻的危机现实均不利于他争取连任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萨科齐在2007年总统竞选中是以迎合多数选民期待来打赢选战的。

从历史上看,“左派”或“左翼”往往能够在危机时期赢得更多选民支持,因为“左派”或“左翼”传统上代表社会民主力量,在经济上更倾向于促进社会公平。

“右派”或“右翼”代表保守势力,关注经济竞争力和企业主利益,但往往忽略部分民众利益,更倾向于在提高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基础上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。

正如英国《经济学家》所说,如果奥朗德能够顺利当选,他的幸运之处就在于,他是法国选民在危机时刻所要寻找的总统人选。的确,危机时刻,选民的期待将决定这场选举的最终结果。据新华社

[民众心态]

“政客和我不住在同一个星球”

《卫报》记者乔恩·亨利深入法国各地,了解各类民众的心态,记录他们在这一历史阶段在想什么、做什么,他们把选票投给了谁。

农民:政客不关心让我们很受伤

法国纳维尔市不远的一个小村子里,维罗妮卡和蒂埃里经营着拥有120头牛的农场。对这对夫妻来说,把选票投向哪个总统候选人并不是什么难事。他们选了萨科齐。

“这两人在他们的竞选宣言中都没怎么提到农业,这让我们农民很受伤。”维罗妮卡说,“不过在法国,总是右翼在维护农民的利益。前总统希拉克就做得很到位,他很强调这点。”

这对夫妇承认,即便“闪亮总统”萨科齐在农业政策上采取了与他的前辈们不同的模式,但他至少和农民一起“赶牲口、喝红酒”,这种“亲农”的姿态也让他赢得了不少选票。

在法国,农民的津贴低于欧盟“共同农业政策”的标准。不过这些津贴足足占了农民总收入的30%,没有这些钱,他们的生活将会窘迫不少。维罗妮卡夫妇的收入只比全国最低工资线稍多一些。

这对夫妇希望有人能在欧盟帮农民争取更多的利益,他们认为在这方面萨科齐远比奥朗德做得好。“欧盟‘共同农业政策’明年将重新商讨。这让我们觉得很安慰。萨科齐和默克尔关系很好,不像奥朗德。”蒂埃里说,“的确很多人不喜欢萨科齐。但我们不迟疑。”

据悉,在大多数选举中,这对夫妇所在的农业社区,60%的人支持保守派政客。

司机:政客和我不住在同一个星球

司机莱昂纳多从来没行使过选举权,他这次也没有投票。“对我来说,不管左翼还是右翼,都没意义。我们是工人,是好是歹最终还是靠自己努力。”一位司机说,“更可恶的是,他们和推销员无异,只会贩卖自己永远不能兑现的商品。他们还像演员,收入丰厚的大牌演员。而我,不向任何人要东西,一身清白,按章纳税。政治跟我无关。我能做的就是礼貌对待邻居们,好好照顾自己和家人。”

企业家:我选奥朗德,但并不指望改革

52岁的雷诺·大卫经营一家可再生能源顾问公司。他在第一轮选举中将选票投给了绿党候选人爱娃·若利。第二轮,他选择了奥朗德。

不过,他并不期待“奇迹”。他说:“世界变化太大了,不过没有一个候选人清楚明白这点。”

“我现在并不指望能看到改革。即便是一个可以让我们在5年内感受到微小进步的办法我都没办法期待。这两个候选人都抓不住事情的重点。”雷诺说,“不是靠2%的就业率提升,我们就可以与中国匹敌的。”

他认为,法国与其他大国竞争,“需要重新定位”。“我们要追求质量,而不是数量。目前单纯依靠商品数量增长的模式只会导向灾难。”

在雷诺眼中,奥朗德有经验,有得力的助手,能够把人们团结起来。但不擅长应变。“我虽然同意奥朗德大部分的观点,这个国家需要一个有见解的领导者,但我认为他并没有完全领会这次危机的实质。”他说。编译/梁美兰

政客能干什么?帮我们找工作吗?他们可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活得怎样。我们不是活在同一个星球上的人。

——司机莱昂纳多

 

除了搜索之外,您还可以看看下面的热门文章,是不是您正在寻找的资料?
上一条 返回目录 下一条